八戒中文网 > 亚博app 官网 > 神话原生种 > 第二百七十八章妖道祸国(下)
????????赵光义暂时打发走了封林晩。

????他需要一点时间,仔细考虑。

????究竟是江山为要,还是自己的享乐为要。

????不过,僵持时间并不长。

????有封林晩泄露口风,陈兴和帮忙通气,赵光义很快就以抓捕辽人,获悉敌情的名义,安排一部分将士,偷偷深入辽国境内,绑架那些身经百战的辽国士兵。

????取用辽国士兵的心血炼丹。

????如此一来,有了正当的军事目的,又有两国仇怨在其中掺杂,既解决了可能引起军队哗变的问题,又不至于因为取来的心血含有死气,不敢服用。

????只不过,相比起直接用大宋士兵的心血,其实死伤更大罢了。

????台阶是封林晩给赵光义的。

????以百战士兵心头之血炼丹,这是奠定他妖道的基础,好为日后更多过分的要求做铺垫。

????但是一开始就玩这么大,如果没有个台阶,只怕又会玩崩了。

????所以,这其实是一招温水煮青蛙。

????随着更多的‘仙丹’出炉,天子也日渐沉迷美色,而疏于上朝。

????再加上因为宋人的一再‘挑衅’行为,辽国已经开始大量的集结兵力,准备再开大的战端。

????有些事情,注定也是纸包不住火。

????关于藤逊真人正在给天子以人血炼制‘仙丹’的消息,不胫而走。

????同时藤逊真人敬献美人给天子,祸乱朝纲之事,也闹的满朝风雨。

????随着时间的推移,朝野内外的议论,越演越烈,甚至已经有不少御史上书,扬言处死妖道藤逊。

????藤逊妖道不仅毫无收敛,反而越发猖狂。

????不仅向天子敬献了更多的美人、美酒以及各种所谓的灵丹妙药,更为天子寻来所谓的奇珍仙宝,引得天子更加无心朝政,只是在后宫之中寻欢作乐。

????如此种种,不仅引得人心晃动。

????一些心有鬼祟之人,也自以为有机可乘,开始暗地里积极活动起来。

????铛铛铛!

????夜过三更,就连树枝上停歇的鸟儿都开始打盹。

????杨六郎拜过祖祠,提着金刀打开了侧门。

????侧门口,佘赛花身披夜露,显然已然等候多时。

????“娘!”杨六郎神情中带着诧异,低声喊了一声。

????“你要去杀人!”

????“杀谁?”佘赛花问道。

????杨六郎道:“妖道藤逊祸害朝纲,这些都是孩儿昔日的过错。如今孩儿便是要去挽回这个过错。”

????佘赛花闻言,叹息一声:“你若果真要去,为娘自然不会为拦你,只盼你果真已经想清楚了,切莫后悔。”

????杨六郎果决道:“孩儿绝不后悔。”

????北斗七星高,六郎夜带刀。

????悄然跃入高墙之内,然后直扑藤逊真人的炼丹房。

????炼丹房内炉火通明,两个小道童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丹炉口扇火。

????杨六郎一个闪身,顺手将两个道童点倒,随后提着金刀直扑里间。

????里间的石床上,藤逊真人正盘腿打坐,似乎已经魂游天外。

????杨六郎的眼中闪过一缕凶光,拔刀一斩。

????一刀划过,藤逊真人的身体已经被砍断成两截。

????“不对!感觉不对!是假人!”杨六郎猛然回头,一把闪烁着雷光的宝剑,已经抵住了他的咽喉。

????“杨六郎?来的正好,贫道未曾去找你,你却来找贫道。”封林晩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六郎,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光。

????杨六郎双眼镇定,语气沉稳道:“先前之事,是杨某没能遵守诺言。但是无论如何,你不该做那么多错事,祸乱朝纲,挑起战端。杨某无能,无法改变天子心意,便只能杀了你这个罪魁祸首。”

????封林晩闻言,哈哈冷笑起来,满脸都是讥讽之色:“呵!好一个忠肝义胆杨家将,好一个义薄云天杨六郎。辽人杀你父兄,我以辽人炼丹,你不去杀辽人,反而来杀我,此为不惜搭上你杨家的名号,深夜造访,做那行刺之事。赵光义、潘仁美暗中迫害,逼得你们杨家满门,只身下一群孤儿寡母,你却对他们忠心耿耿,甘做走狗。”

????“而我!对你们杨家,即便谈不上大恩,却也有些因缘。你如今便是这般报答我?”

????杨六郎丝毫不为所动,镇定自若道:“杀你为国为公,即便为人不齿,杨某也心甘情愿。而其余者为私仇、国仇,杨某岂能以私欲驱使?”

????“假仁假义!惺惺作态!难道不是因为,你认为贫道好欺辱么?你不敢对赵光义、潘仁美动手,更不敢挑动宋辽相争,便只能拿贫道这个没根底的开刀。杨延昭···杨六爷!你不过是个伪善的懦夫而已。”封林晩一剑刺出。

????杨六郎身形一矮,手中的金刀向上撩起。

????刀剑相撞,发出虎啸龙吟之声。

????杨六郎的金刀,本是原先杨业的佩刀,乃是杨业当年年少时,奇遇所得。

????故而杨家一门,虽然家传的是枪法。

????杨业却偏偏擅使金刀。

????而封林晩手中的宝剑,更是矮人大师打造的神器,若非封林晩与这宝剑画风不一致,无法发挥其真正的威力,只怕更显非凡。

????一击交错,封林晩挥剑直刺。

????而杨六郎也一个转身,拖刀连砍。

????二人皆将劲道凝聚,并不散开,但是刀剑之上的力道,却足以断水分流。

????双方一路交手,从炼丹室战到了屋顶。

????又从屋顶飞掠,游走了小半个汴京城。

????最终以杨六郎稍逊一招,败走回杨府,又有佘赛花出手,震走藤逊真人而宣告结束。

????这一夜的交手,所知真相者不多。

????却当然瞒不住当今天子。

????赵光义的身边,那些原本痴缠的美人,全都已经撤了个干净。

????唯有他与几个心腹之人,分列于书房内。

????“这么说来,杨六郎倒是忠心耿耿。而他也与藤逊真人分道扬镳。”

????“如此,便下旨···封藤逊真人为我大宋国师,请他替朕开坛设法,请我大宋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”赵光义面色深沉,无法让人看清他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????沉迷酒色享受是真,但是若是谁真以为他糊涂了,那就是十足的蠢货。

????是不是一个好皇帝,与是不是一个聪明的皇帝,这难道不是两个概念么?

????“官家!辽人那边,已经开始集结大军,并且拒绝了我们的和谈。这一战怕是无法避免,确实不知···陛下属意何人挂帅?”一个看着有些尖嘴猴腮的瘦小官员,如此对赵光义问道。

????